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邪神旌旗 第四十九章_3

时间:2019-10-13 00:16: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邪神旌旗 第四十九章

第二天早上,隋雄来到旅馆,看到被泰莎强制醒酒的图亚安拖着一张惨淡的脸。

“你不该喝这么多。”他说,“看看你都醉成什么样了!”

图亚安苦笑,他很想实话实说,但终于还是选择了沉默。

区区酒醉,怎么可能让一位堂堂的传奇法师——还是比较擅长对抗异常状态的死灵法师——衰成这样?他是被泰莎严厉教训了一顿啊……

但因为泰莎就在旁边,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他决定把话藏在肚子里面,不要说出去。

面对一位传奇法师,神祇的读心术并不好使,隋雄也没能看穿他心里的想法。见他默认了,用触手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神力治疗。

隋雄的法术威力极为强大,仅仅一个法术的事情,图亚安就立刻恢复了精神,就连宿醉的少许残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完全恢复到了状态。

“好了,咱们说正事。”隋雄说,“我打算开工为你建造魔法塔了,你是给我张详细图纸让我对照着施工呢?还是给我个大致的构思,剩下的我来补充?”

图亚安愣了一下,问:“您要帮我修建魔法塔?”

“当然,堂堂传奇法师,怎么可以连魔法塔都没有?”隋雄反而有些惊讶,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问,“我既然找你帮忙,自然要为你准备魔法塔。就算是北上广,招聘高管也是要安排食宿的啊。”

图亚安并没有问“北上广是什么”这种话,他沉默了一下,说:“我对魔法塔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只要您别给我折腾一个正能量环境就行。”

隋雄大笑:“你这是看不起我喽?我怎么可能犯这种新手级别的错误!”

既然图亚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隋雄就自己提出了构思——他计划在“龙与地下城”冒险乐园的旁边建造图亚安的魔法塔,整个魔法塔大部分都在地下,避免将那些阴森恐怖的死灵法术暴?在大众的眼中。这座魔法塔地上只有三层,地下却有六层,一共九层。重要的是位于下层的负能量元素池和位于倒数第二层的冥界投影房间和冥河通道。前者可以为图亚安的法术研究提供充沛的魔力来源,后者则可以让他足不出门就能探测到冥界,甚至可以直接从冥界捕捉实验素材。

这三种设施里面,只需要钱财和不太珍惜的材料就能建造的负能量元素池,在图亚安之前的魔法塔里面就有,而冥界投影房间和冥河通道,他之前就没有——这两个设施的建造难度非同小可,就算传奇法师也难以完成。所以他当初是用一座指向冥界某个特定地点的定点传送法阵来代替,为了确保法阵的安全,他还不得不经常前往法阵的对面,清理出口处的各种冥界魔物。

有了冥界投影房间和冥河通道,他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不仅可以直接在魔法塔里面看到冥界的情况,还能直接把看中了的实验材料抓回来,只要多付出一些魔力就可以。

而魔力的消耗,在有负能量元素池的情况下,根本就不是问题。

毫无疑问,隋雄准备为图亚安打造的,是一个任何死灵法师都梦寐以求的理想魔法塔!

图亚安本拟自己来到虚空城发展,需要一切都从头开始,先建造法术实验室,然后逐步积累资产,把实验室逐渐扩建成魔法塔——就像当年做过的那样。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虚空假面陛下竟然给他来了个一步到位,甚至还比之前的魔法塔更好!

他很想用一段诚恳的话语表达自己的感谢,然而因为不善言辞的缘故,除了苍白的“谢谢”之外,他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

等隋雄笑着离开之后,他才深深地叹了口气,对妹妹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疯狂地敬仰和崇拜这位陛下了。”

“是啊,就算不以神祇的角度,从一位君王的角度来说,祂都是个让人憧憬和向往的!”泰莎叹气说,“要是当年伯爵大人也能这样,或许我们就不用逃亡了吧?”

这话说的是一段很久之前的往事:当年泰莎还真正是少女的时候,他们是雷霆公国一个伯爵手下法术顾问的孩子。法术顾问偶然得罪了伯爵的私生子,因此被伯爵怨恨,设计杀害。临死前燃烧生命,爆发出平生强的法力将自己的儿女传送到了自己当年求学的米尔城,拜托自己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学照顾。

那位同学只是个中阶法师,当然不可能有能力为老同学报仇,他能做的也就是照顾图亚安和泰莎而已。

但图亚安和泰莎当时就已经受了重伤又中了剧毒,那位法师竭尽全力,也只救下了图亚安而已。

在图亚安的要求下,他把眼看就要完全断气的泰莎冰封,直到后来图亚安在米尔大师门下求学有成,成为一个厉害的死灵法师,才将妹妹复活,变成介于生死之间的半死人。

后来图亚安在实力达到高阶,准备冲击传奇境界的时候,倒是曾经回到故乡,想要找仇人报仇。可他忘了两件重要的事情——时间和寿命。

当时他差不多是七十岁,这个年龄对准备冲击传奇境界的法师来说称得上年轻有为,但是对于凡人来说,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一生的时间。

当他回到故乡的时候,别说仇人父子,就连那个私生子的孙子都已经死了……

面对当初那个伯爵孙子的孙子,图亚安实在提不起复仇的兴趣,只能沮丧地离开。

但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回来之后不久,他就成功地踏入了传奇境界,成为米尔大师门下弟子之中位传奇法师。

这些往事早已过去很久,图亚安差不多把它们都给忘了,此刻泰莎提起,他顿时有一种往事如烟的唏嘘感。

回首往事,他也有和泰莎一样的感想。

要是当年就遇到这样一位领主,自己或许没办法成为一位传奇法师,但多半能够渡过安定平稳的一生,父母康健,子女孝顺,安安稳稳地作为一个普通的法师成长,老去,在孩子们的环绕下安然过世。

这样的人生,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终究只是幻想而已。

如虚空假面陛下这样的领主,大约也只有祂的圣灵,“雷霆明珠”的建设者,克里克·基恩男爵而已吧……

深深地叹息之后,图亚安开始琢磨,自己能够为虚空假面陛下做点什么。

一位传奇法师,对于绝大多数国家和组织都是极为重要的高端武力,但虚空假面陛下身为诸神之中强大的几位之一

,并不需要他的武力。所以他要好好想想,自己除了武力之外,还有什么特长?还能做点什么?

他思考了很久,苦恼地发现自己似乎除了“能打”之外没什么特长——绝大多数法师都是这样,如果不考虑武力的话,那就只有作为学者的价值了。

然而……学者什么的,对一位神祇很有用吗?

大概还是有些用处的,但起码不值一座魔法塔。

图亚安冥思苦想,又和妹妹讨论了很久,但始终没能找到半点灵感。

直到几天之后,隋雄告诉他魔法塔已经完工,他带着妹妹搬进去之后,才在临时创造几个死灵仆役帮着做点家务时,得到了灵感。

“我想到我能干什么了!”他兴奋得大笑,一把抱住妹妹,“我要建立一个专门的商店,出租出售各种死灵仆役!”

莱芜治疗妇科方法
梧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大连白癜风好的医院
莱芜治疗妇科费用
梧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北海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防城港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防城港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钦州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贵港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眼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贺州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屈光医院 贺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贺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昆明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昆明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昆明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武威有哪些IMCC医院 黔西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黔西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黔西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产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黔东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肝炎医院 黔南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那曲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乐东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吉安有哪些三乙医院 吉安有哪些二级医院 通辽有哪些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医院 福州有哪些医院 漳州有哪些医院 松原有哪些二级医院 漳州有哪些医院 南宁有哪些一甲医院 朔州有哪些医院 北海有哪些一丙医院 防城港有哪些一丙医院 贵港有哪些二乙医院 上饶有哪些医院 玉林有哪些一乙医院 通化有哪些医院 河池有哪些三甲医院 玉溪有哪些三丙医院 大理有哪些其他医院 白银有哪些医院 白银有哪些二丙医院 平凉有哪些三丙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医院 庆阳有哪些二乙医院 克州有哪些医院 伊犁有哪些医院 贵阳有哪些一甲医院 贵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宁夏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新疆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新疆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青海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青海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