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2011公共焦虑催生社会管理新思路

时间:2019-10-13 00:17: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011:“公共焦虑”催生社会管理新思路

新华北京12月21日电(陈芳 王攀 叶前)2011年,雾霾天气击中民众的“污染焦虑”;食品行业的新国标制订引起人们“食品安全焦虑”;“郭美美”事件和“河南宋基会”事件引发“公益焦虑”;“限堵令”与“出行难”带来“拥堵焦虑”……  这些纠结与争议的背后,是一种典型的社会心态——“公共焦虑”。种种焦虑背后,是广大公众对公共事务决策更加科学、民主和透明的强烈期盼,发出的是我国社会管理创新亟须向深层次迈进的强烈信号。  “公共焦虑”频发 折射社会管理之痛  仅仅几天,“PM2.5”这个环保领域的专业术语变得人尽皆知。“雾天不等于污染天”,北京空气质量“现在与以前比有进步”——有关部门的回应,在上引来广泛讨论。同样的大雾天,有人看重宏观数据统计,有人突出微观污染感受。民众“焦虑”的背后,公共部门应该怎样有效沟通,才能得到普遍认同?  在诸多知名品牌速冻水饺陷落“金黄色葡萄球菌门”后,新版速冻面米制品国标中将这一项目从“不得检出”改成“限量检出”;生乳新国标中,蛋白质含量变为下降,每毫升中菌落总数标准提升……关乎消费者健康安全的新国标,到底是“进步”还是“开倒车”,谁来化解公众的食品“标准焦虑”?  因为“郭美美”事件、“河南宋基会”事件的影响,公众对部分慈善机构、公益性事业的不信任感不断加强。连日来,多个省市的血液储备纷纷告急。献血率走低的背后,大众“担心血液被牟利”的看法占据相当比例。  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中城市,纷纷出台各种“限车令”的同时,出行难问题没有根本改善,在拥堵的道路和拥挤的公交间,大家每天都要做“艰难的决定”……  密集出现的“焦虑”牵涉诸多领域,引发争议之强、对政府部门公共决策的冲击力度之大,是空前的。“可以说,整个社会都在不同层面上感受到了‘公共焦虑’之痛。”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理事郭巍青说,这也是我国社会发展进入转型期而产生的一种社会管理“阵痛”,这是发展必须要跨过的障碍。  中央党校研究员曾业松认为:“‘公共焦虑’的蔓延,表明作为社会情绪稳定器的公信力出现了问题。直接的后果

,就是公共决策环境恶化,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的社会管理能力被不断削弱,终政府公信力和公众权益也会受到损害。”[1][2][3]下一页“公共”意识增强 提升“公共决策”期待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对慈善、环保、食品安全等公共事务的关注度大幅提高。这既是“公共”意识的增强,也是推动社会不断发展的“助推器”。  专家分析认为,转型期的社会中,群众权利意识增强,也变得更“敏感”,会用比过去更高的标准去衡量干部和政府。而表达渠道增多

,舆论场域变化,也容易让某些诉求迅速“发酵”。这些资源用好了,公共治理工作的正面效应会倍增;而处理不好,负面效应同样不可小视。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岳经纶表示:“‘公共焦虑’的特点,是主体的多元化,相关事务不仅依赖政府部门和社会机构的决策与管理、服务,也要求每个参与其间的公众个人发挥作用。”  “天气一变差,有关部门就被指责得一塌糊涂,说报的指标是骗人的。”北京一位环保部门工作人员无奈地说,“城市的污染排放这么大,为何不想想,我们每辆车、每个人也可能是污染的‘贡献者’呢?”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我国公共事件信息“供给”不足,而百姓的“诉求”却在与日俱增。这使得当前的公共治理工作,有一个“开放的边界”,兼顾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寻找与群众交流沟通的共同语言,这些,是深刻变化的时代对公共治理工作提出的全新要求。  部分领域公共决策的不广泛,成为“公共焦虑”的主要原因。曾业松说:“公共决策的核心在于公共参与,不能让公众在决策过程中有‘被代表’的感觉。决策的参与面小,就会导致公众对决策结果不买账、不认可。”  公共决策过程中的不透明,也容易引发“公共焦虑”。回顾今年一些热点事件,可以看到一些政府部门和相关公共机构,决策程序仍是“信息单项发布”,对公众的疑虑和意见缺乏反馈机制。“在以乳业标准为代表的一些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制定过程中,就反复有声音认为公众参与是‘走过场’。”郭巍青说。  公共决策的不尽科学,直接刺激了焦虑的发生。曾业松认为,微博、新媒体的飞速发展

,让公众有了更多更主动的利益诉求表达渠道,但有些机构、官员仍习惯于“捂”“瞒”的应对策略,导致公共决策机制陷入被动。前一页[1][2][3]下一页深化社会管理创新 给“公共焦虑”安上“减压阀”  “公共焦虑”的产生,与社会经济发展进步密不可分,考验的是公共决策能力。  郭巍青说:“在社会管理中,政府必须发挥主导作用,树立社会参与、共同治理的理念。只有充分发挥各种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在社会管理中的协同、自律、互律作用,才能形成推动社会和谐发展的合力。”  值得注意的是,“公共焦虑”之痛已经在促使一些领域产生新的公共治理思路。  面对纷繁复杂的公众利益诉求,2011年,我国各地涌现出数万个“官号”的政务微博群体,受到公众关注,能够及时回应热点和社会关切

,探索建立放手让公众参与的公共决策模式,实现政府与公众的良性互动成为共识。  以深圳为例,这座城市在举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期间,没有采取强制性限行,而是鼓励市民“自愿申报停驶”。事实证明,这种放手赋予市民参与城市管理的公共治理思路,赢得了民心民意,短短十多天里,全市主动申报停驶的机动车逾43万辆,为一座城市的应急管理机制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社会管理,说到底是对人的服务。只有让公众真正参与到决策过程中,他们才能增强对公共决策结果的信任感,切实认识到自己的权益和,既维护应有的公共利益,也不一味追求自身利益的化,才能真正打消因公共资源、公共空间使用和分配不合理导致的‘公共焦虑’。”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丁元竹说。  化解焦虑,还应当探索推进新的公共信息交流模式。专家认为,在公共事务领域,政府部门应将信息发布模式从以往自上而下的“决定-宣布”模式,转化为多渠道、多层次的“反馈-协商”模式。只有畅通公共信息通道,加强公众“社会心态”建设,才是“公共焦虑”有效的“减压阀”。

前一页[1][2][3]

怎样在微信上开店
有赞微商城登入
怎样经营微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北海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防城港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防城港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钦州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贵港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百色有哪些眼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贺州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屈光医院 贺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贺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河池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昆明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昆明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昆明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武威有哪些IMCC医院 黔西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黔西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黔西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营养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产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毕节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黔东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黔东有哪些肝炎医院 黔南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那曲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乐东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吉安有哪些三乙医院 吉安有哪些二级医院 通辽有哪些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医院 福州有哪些医院 漳州有哪些医院 松原有哪些二级医院 漳州有哪些医院 南宁有哪些一甲医院 朔州有哪些医院 北海有哪些一丙医院 防城港有哪些一丙医院 贵港有哪些二乙医院 上饶有哪些医院 玉林有哪些一乙医院 通化有哪些医院 河池有哪些三甲医院 玉溪有哪些三丙医院 大理有哪些其他医院 白银有哪些医院 白银有哪些二丙医院 平凉有哪些三丙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医院 庆阳有哪些二乙医院 克州有哪些医院 伊犁有哪些医院 贵阳有哪些一甲医院 贵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宁夏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新疆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新疆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青海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青海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