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笔尖枇杷镇纪事之羊疯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28:2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三娃歪在一棵枇杷树上看羊群吃草,他这样懒洋洋地歪着已经好一会儿了。在另一边,一块长满地衣的大石头上,柱子和二歪的脑袋挤在一块儿看着一本连环画,旁边紧挨着的是张晓梅,后面是滚滚儿和大胖。他们伸长个脑袋也看得津津有味的。  这株枇杷树生长在两块长满地衣的蛮石之间,不知道是先天营养不足,还是在幼树期被人或动物摧残过,树干长得弯弯曲曲的,典型的废材。很少挂果,隔年挂回果也酸得很,难吃得紧。没被大人些砍的原因是孩子们不允许,再说这样的废材作柴也燃不了几把火,加上它生长的地势不适合其他树木生长,不如就让它长那儿固定一下土壤也好。  但孩子们对这棵枇杷树却是喜欢得紧。因为它几乎是匍匐在大蛮石上,即使是小屁孩也能轻而易举地爬到它的身上去摇动它,不用使多大力,它就会配合你摇头晃脑起来。而它的树形就像辆手扶式拖拉机,当司机的感觉那是爽得很哪。  再说,它个子小小但树质坚硬,离地面也不高,摔下来也摔不了个明堂的。大人也放心让孩子些在上面摇。所以一来二去,这棵树竟成了孩子们天然玩耍的天堂。  可是今天,孩子们都无暇去争抢驾驶权。因为他们都在争着看三娃带过来的连环画。这本连环画是三娃的爸爸从城里给他带回来的。  三娃的爸爸是半月前去的城里的。三娃的爸爸在部队上就是干部,从部队上转业回来回到村子第二年就当大队长,后来又到了乡上,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近有次机会转正国。说是到市里去考试,考好了就可以转正的哩。  所以三娃的妈妈很重视这件事,重视的结果就是三娃的想赶的路没赶成,连“抹鼻涕号淘大哭”这绝招都使出来也不行。但,爸爸还是答应给三娃买连环画册,问三娃买什么,三娃脱口而出:“买葫芦兄弟,爸,买葫芦兄弟。”  过了几天,爸爸回来。三娃的妈妈很高兴,看爸爸的眼神也是高兴的样子。爸爸笑咪咪地从挎包里掏出几本书,在三娃的面前一晃,他就高兴得发了狂。  这套书,三娃连夜就看完了,金钢葫芦娃在梦中陪伴了三娃一晚上。天亮了三娃又迫不及待地看了一遍。这才在放羊的时候带了本来让伙伴些看。三娃才不全带来呢,一下子弄坏了多可惜。三娃想到这儿,心里不由地有些自豪。    2  羊群都在河滩上吃草。三月的阳光照在河滩上,也照在三娃身上,暧洋洋的。但三娃的脚丫子上长着冻疮,一到春天就又痒又胀,在舒服中透出痛苦,这种感觉有点怪怪的。三娃于是把脚丫子伸在地衣上,一来一回地擦。地衣软软的,感觉好像踩在被子上一样,又软又暖,越擦越痒,越痒越想擦,过了一会儿才好受些了。  三娃忽然想起昨晚爸爸的脸色突然变化了,当时他好像接了个电话,接完电话脸色就变了。妈妈问他是不是试没考好呢,爸爸也说。闷头生气,妈妈在旁边安慰他,爸爸后来就吐了一句,考得好有啥子用,上边没人呢。  爸爸的话三娃不太懂,但不懂他也没敢问,因为他知道爸爸心情不好的时候问了就会挨骂。再说,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多管闲事干啥?  河滩上,张晓梅家的老母羊领着它的三个孩子在静静地啃着草。羊的嘴长得可真奇特啊,以前人家说羊吃草就像割草机收割,三娃觉得一点都不像。因为三娃看见老母羊其实是用嘴先把草叼上,然后一扯,扯断了草再咀嚼的。说它啃草形象。即使巴在地生长的嫩草草,它也能啃上,神奇得很。  但那三只小羊羊显然不大会吃草,它们学会吃草还没多久,总是东一嘴西一嘴的,不像老母羊一般挨着啃。很快就跑离了母亲。竟跑到三娃家的大公羊面前。  那头公羊大概是不高兴这三个小家伙侵入它的领地,就把身子向小羊靠拢,然后就昂起头叫上一声。那三只小羊慌忙离开,却又闯入了大胖家公羊的领地。这头长着弯弯犄角的山羊二话没说,抡起角就要向它们顶过去。吓得羊儿们转头就跑。滚滚家的母羊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小羊的妈妈抗议似的叫了一声,又对着自家孩子叫。边叫边向前挣,一挣就把缰绳拉得紧紧的,带动着枇杷树也直摇晃。三娃就喊:“晓梅,你家的羊要过去,放不放啊?”。  张晓梅抬起它那张红得像苹果的脸,瞪了三娃一眼说“放,放嘛--”说完又低下头直嚷:“死柱子,别忙着翻,这页我还没看完呢!”    3  张晓梅是三娃的小学同学,他是住在镇尾,三娃家住在镇头。其实也不远,吃饭都喊得答应。三娃就喜欢跑到张晓梅家去蹭饭吃,因为张晓梅妈妈向阿姨做的饭菜特好吃。向阿姨圆滚滚的一张脸和蔼可亲,他的弟弟也和三娃对脾气,三娃就三天两头的不回家吃饭,妈妈吵过他几回也不听。  有一次,三娃和张晓梅一起蹲在地上掏蚂蚁窝。妈妈和向阿姨在地起摆龙门阵,不知为什么就听妈妈和张晓梅的妈妈开起玩笑来。妈妈说:“说看他们俩这般的好,他又喜欢跑你家吃饭,要不把你家张晓梅给我家三娃做媳妇算了。”  向阿姨居然答应了,说完,两个大人神神秘秘地笑了。  她们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三娃听见了。他的脸一下子红通通的,掉头去看张晓梅,张晓梅的脸也红得快要出水了。  三娃就起身去解尼龙绳,可绳早被母羊拉得像条棍子一样,根本解不开。三娃只好一手往回拉,一手去解树上的绳头。但老母羊铆足了劲要和三娃拔河。  三娃一生气,也铁了心要和它较量一下。一使劲,转过身来,把绳背在肩膀上,硬是把它拉着过来了。但刚一松口气,老母羊猛然一挣,三娃解绳的手没来得及松,被狠狠地勒翻在地上,拖了几米,勒出了血红的印子,终绳子脱了手,三娃身上也弄了一身的泥。  三娃痛得直甩手,眼泪都流出来了。二歪和滚滚儿过来安慰他,二歪说:“三娃,把手指放在嘴里吮一下吧,吮一下就不痛了。”  三娃听他的话,把手放进嘴里,吮了两回还是痛,还弄了一嘴巴的泥沙。  “二歪你出的啥子歪点子哟,治都治不住,三娃,别听他的,你把手甩一下就不痛了。”滚滚说。  二歪瞪了他一眼,说“死滚滚儿你个死胖子你懂啥子球,除了吃还是吃,给老子滚。”  “你俩就知道吵,吵个啥子嘛,张晓梅,还不快把你小老公扶起来。”  “嘿嘿嘿,哈哈哈,死柱子,只晓得乱说,看我打不死你……”  三娃看着小伙伴们瞎闹,才不管呢。这家伙些,哪天不狂个乱七八糟啊。张晓梅是三娃的小媳妇不知道怎么传开了,伙伴们老是开三娃的玩笑。只是张晓梅凶得很,又会骂人,又咬又掐的。当着他的面小伙伴们不敢乱来,可背着她就拿三娃戏耍。三娃开始时害羞,还脸红。可越害羞这家伙些就越得意。后来三娃的脸皮也厚得不红了,也不害羞了。开玩笑就开吧,说就是,反正又不能少点什么。  滚滚儿到底没跑得过二歪,被拉着要摔在沙地上。他不愿意,开始挣扎,越挣扎二歪越得意,还怂恿着柱子要抬滚滚儿筛糠。二人又抱又抬了半天,根本弄不动,终三人一起摔在沙地上滚着。  二歪叫大胖帮忙,又叫晓梅掐滚滚的痒痒肉,说这小子怕痒哩。  三娃站在旁边只是笑,晓梅不干,还让他们不要欺负人,说再欺负滚滚就告老师哩。  忽然,滚滚儿大叫一声,说大家伙快看那边,好事哩。  二歪说:“死滚滚儿别要想转移视线,这你招晚上的电视上学过来的吧。等我们看那边你小子巴起来跑了。”  但柱子和大胖已经转过了头,转过头就再没有转过来。张晓梅也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脸就红通通的面对着三娃大叫一声:“死三娃,还不管好你家的羊。”  三娃掉过来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家的公羊爬到了张晓梅家母羊的背上,干得正起劲呢。三只小羊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围着母羊叫着呢。  “哦,老公的羊乱来罗”二歪说。  “是啊,当着人家孩子的面乱来,真不像话哦,哈哈哈”。滚滚儿一脸奸笑。  “嘿嘿嘿,哈哈哈……”  在小伙伴的哄笑声里,张晓梅跑过去拉羊,根本拉不动。于是跑过去要打三娃家的羊。  “别打我家的羊,打我家的羊干啥子”,三娃冲过去说。  张晓梅忽然转过头,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珠子,像牛一般瞪着他。足足有5秒钟,瞪着他一动不动的。  两下子就把三娃瞪泄了气,低着头去拉自家的羊。拉了两下就嘴里嘟囔着:“我家的羊拴得好好的,明明是你家的羊跑过来的,还怪我。”  “是啊,不怪三娃家的羊呢,我作证”二歪赶过来说,“再说人家三娃家的是种羊呢,没给钱,不能干活的。”  “哈哈哈,哈哈哈……”  三娃一听要遭,果然抬头去看张晓梅时,她一张脸红得不得了,眼泪看着就要下来,转身就跑了。  三娃赶紧叫伙伴些一起帮忙把羊分开了。又过去看晓梅家的母羊,尾巴一甩一甩地紧紧盖住屁股,果然发情了。  拴好羊伙伴几个又回去接着看书,只有三娃的心里忐忑不安。怪不得早上起来眼皮跳着呢,还真是倒霉。回头望向镇子,张晓梅已经跑远了。心里更是烦啊。  滚滚过来问三娃要看书的下集,三娃说没有。柱子过来问,也说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几个小伙伴不高兴了,好说歹说了半天。三娃才答应明天带给他们看。就在这时候三娃听见有人喊他,随后就看见铁蛋背着背篓下到河滩来。  铁蛋放下背篓就对三娃说:“不好了,你爸爸叫你赶快把羊牵回去,说是要把羊杀了请客呢!”  三娃听了,心里轰的一下全乱了。回头就跑,二歪问三娃,三娃没理他。一路念叨着:“凭什么吃我的羊,凭什么吃我的羊?”眼泪哗哗地流着。铁蛋才过来把事情说了,原来听三娃的爸爸说是要请赵国权吃饭呢。还叫三娃快些把羊牵回去呢!    4  三娃回家一会儿就嚎着回来了,说狗日的赵国权,果真要吃我的羊了。狗日的赵国权要吃我家的羊子呢,没天理了呢。  几个小伙伴一听就急了,都围上去安慰三娃,铁蛋让三娃不要哭,说大家一起想办法哩,保证让赵国权那狗日的吃不成你家的羊。  三娃的眼泪水慢慢干了,可小伙伴们商量来商量去没什么好办法来。毕竟人家三娃他爸爸转正是好事情,听说转正了工资就要多好几百呢?再说我们是孩子啊。羊子是孩子养的,可孩子是老子养的。如今老子要杀孩子养的羊子,孩子有什么办法呢?  可大家伙一想到赵国权心里就有气。一想起赵国权就会想起小水,想起被小水欺负的种种事情。还想起小水经常唱的:“赵国权,屙屎醮豆芽”。  这老东西一点也不让人尊敬,以前听说害过不少人呢。欧阳二先生被他斗过,滚滚儿的爸爸被害过,他爸爸只不过扛着把猎枪从堂屋里过了一回。就被人说用枪指着毛主席的像,每回公社办学习班都让他爸爸去。这老东西,毒着呢?  “三娃,我想起来了,上回你牵着羊从赵国权身边近的时候,羊绳不是绊了他一下吗,你还记得他说过什么吧”二歪说。  “对,对,对,那老东西好像对着你家羊说,凶啥子凶,早迟吃了你呢,他是这样说的。”滚滚儿说,说完一脸的得意。  这老家伙还为小伙伴们分别取了名,叫羊倌甲、乙、丙、丁,说三娃家的公羊有“羊气”,吃了补人哩。哼,这老东西。看来打三娃家的羊子主意不是一两天了。  “对头,我就知道狗日的赵国权没安好心呢,我才不让他吃我家的羊,我不让”三娃说。  于是大家伙接着商量,商量半天还是没办法。小伙伴们只好眼巴巴地望着当事人。三娃嘟嘟囔囔地说:“反正我不干,想吃我的羊——没门!”  铁蛋叹了一口气。大家伙也叹了一回气。张晓梅忽然说:“要不我们去劝劝赵爷爷,让他不要吃三娃的羊子。”  话没说完,就听滚滚“呸”了一声说:“我说你个张晓梅,赵爷爷,啥子赵爷爷,赵国权懂不?你不声不响地钻出来,谁遇上你都倒霉,他姓赵的能听你在小丫头片子的?”  张晓梅一下子涨红了脸,瞪了他一眼,就让他哑了声。  二歪又要开玩笑,柱子赶快去招呼他们。说现在都够乱的了,你们就别折腾了。三娃站起身来去放了自家的羊,说,你走吧,走吧,我不要你了。  他的羊,乍获自由,一下子高兴起来,向张晓梅家母羊就跑过去,在母羊屁股后面嗅着嗅着就要爬上去。吓得那三只小羊乱跑乱叫。  张晓梅涨红了脸赶忙去拉三娃家的羊子,哪里拉得动。二歪他们一起上去帮忙,才把这几乎要发疯的“骚羊头”重新拴好了。  三娃泪流着上去在他家羊子背上擂了几拳头,然后又边哭边抚摸着它的头说:“叫你狗日的滚你不滚,想死啊,你狗日的想死啊!”  大家伙觉得鼻子都发酸,一时都没说话。铁蛋忽然说:“我倒有个办法——就不知道你敢不敢干?”说到这儿他就不说了,看着大伙。  见大伙开始不耐烦了,作势要收拾他。铁蛋才说:“既然他赵老头看中了三娃这头羊的‘阳气’,那我们把这头羊给他骟了去,然后派个人告诉他,说羊没阳气了,说不定他就不再对这头羊感兴趣了。”  小伙伴们全都不说话了,好像被他的话吓住了。虽然说平时他们是什么都敢说的的。但像铁蛋所说的事,还是很吓了他们一跳。 共 635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警惕 包皮切除不可随意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云南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市场 分销的小程序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