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迁徙的人类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8:11: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生命的迁徙  这是一颗被人遗忘的星球,一个被抛弃的世界,但是生活在这个星球的人类,他们要依靠不停地迁徙,才能挣扎着活下去……  公元2123年3月12日早上,地球澳洲中部丘陵地区,一座名叫96号的小城市。这是一座农业城市,城市的四周全是农田,在农田中到处都是自动化机械,尽管如此,形势依然不容乐观。远处有很多农田因疏于管理而荒漠化,被遗弃在那里,能够提供耕种的农田比起去年可是少了不少。  96号城市地处大陆中部,因不受海洋生物的骚扰,环境较为安全,城市里面生活的大都是学生。这是联邦国内所有政派一致同意的结果,另外在澳洲中部和南美洲中部的其他地方还有近百个这样的城市。城市里是遍布着统一黄色的六层建筑物,材料很特殊,也就只有这种材料才能够适应这恶劣的环境。  周斌易就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十万学生中的一员。一大早,他吃过早餐后来到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后安静地坐下,这个可以容纳百人的教室里现在只坐着寥寥几个人。在他面前是一张单人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套电子设备,设备的大多地方都在桌子内部。在桌子上面就只露出了设备的一角,像个圆形盒子,只是没有棱角,很圆润。  按下设备上前面的一个触摸开关,十几秒钟后,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光幕显示屏。伴随着电子声音,在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排字:“周斌易同学,早上好!今天是2123年3月12日,天气晴,气温19°,湿度63%,空气质量良,天气不错,祝你心情愉快,思维通畅!”  听着这些令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子声音,周斌易的心里却忽然涌现出一股伤感之意,一种淡淡的离别和忧愁,不由徘徊在脑海中。今天是他在学校里上的一节物理课和心理教育课,这也是他一生中的两堂课。今天,是他们这批学生,结束学生生涯,毕业的日子,明天,就是分道扬镳,各奔前程的时候。  从学校毕业的学生会被分配到不同的农场、工厂、军队,或者科研所等等一些地方。来到工作岗位上,那就再也没有这种安逸舒适的生活了。没有假日,没有休息的时间。如果死亡,是没有追悼会的,也不会被人记住。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几乎是没有节日,没有假日,除非是在迁徙途中男女可以接近一下,或许产生些爱情的火花。  如果是这样,到达目的地后双方只需要到当地简单的登记一下,便是夫妻了,当然结婚对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来说,可不仅仅是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更多的是因为,登记结婚后,就可以享受半个月的“带薪”假期,也许这就是人类能够为自己做的一点温情了。生存环境非常恶劣,资源极度匮乏,人类的生存空间也被不断的压缩,就连亲情似乎也只能从姓氏上来体现了。  周斌易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他还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从事捕鱼工作,母亲从事教育。父亲在前年下海补海鱼的时候,被巨型鲨鱼杀死,母亲的工作倒是可以保证她比较安全,只是她并不在九十六号城市工作,或许就算是她见到了周斌易也不一定认得出来。父亲死亡他却怎么都伤心不起来,其他学生和他一样,大家都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感情不深,或者没有感情。  所有的婴儿在出生的时候,只要不是新人类体质的都会被注射一种药剂。这种药剂可以让普通人成为新人类,新人类拥有健康的体魄,拥有漫长的寿命,同样还拥有强悍的体质。随着人类不断的繁衍,现在的新生儿需要注射药剂的也越来越少了。周斌易不例外,他也是一名新人类,只不过他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新人类的!  从一出生开始,孩子们就被隔离了,统一由育儿所进行抚养管理。对于孩子们来说,能够得到的爱,都是从抚育自己长大的女人那里得到的。这么做虽然弊端很多,但为了人类的发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等到孩子们上完学毕业后,所有的学生都会按照职业技能评估表的测试结果,被分配到各行各业,这个方法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但这也是为公平和公正,让大家容易接受的方法了。  每年人类都要在南北半球之间来回迁徙两次,所以留给人类生存的时间太短,很多时候都来不及去精挑细选,来不及去听学生自己的意见,就将他们送上了不同的岗位,到了岗位上就是无休止的工作,不去工作那就不会获得生存物资。  环境的改变,地球很多原有的制度也跟着改变了。就比如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过“考试”这么一个词语。现代的学生,他们所有的课程都是在老师的快速讲解下一概而过。所有的知识点,也都是在他们理解学习后就过去了。至于更深层次的需要,就只能依靠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慢慢探索了。  周斌易和其他学生一样,从五岁开始,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度过了十五年的学生生涯。当然也不能说完全就是稀里糊涂的,至少周斌易还是学会了不少东西。重组基因的技术、天体物理、几何、电子数据,这些他都是掌握一些的,尤其是电子数据,他为精通了。  “早上好!周易!”周斌易刚刚坐下,坐在他左边的一个女孩微笑着给周斌易打招呼。  “早上好!艾薇儿!今天应该是我们一次互相问候了,请你还是叫我的全名吧!”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周斌易换掉忧郁的神色,微笑着回应着。  “是啊!一次打招呼了,周斌易,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艾薇儿期待地看着周斌易。  “没问题,嘿嘿,我想老师们也不会管我们吧!”周斌易故意扮了个鬼脸说道。  “不会管啦,去年他们毕业的时候,老师们不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艾薇儿非常肯定地拍拍胸脯说道。  “嗯,好的就这么说定了!”周斌易不得不提前结束了话题,因为陆陆续续的很多同学都来到了,周斌易可不想让晚上的约会泡汤。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男女之间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学校的管理很严格,学生只能规规矩矩的,没人敢越雷池一步。一旦有人触犯了学校的规定,就会被提前结束学习,送到捕鱼队或者探险部队中。这些可是高危工作,而且这些人获得的报酬很低,并没有那些主动来到这些地方工作的人获得的报酬多。  对于犯错误的学生,处罚是很严格的,那么留在学校里的就是比较遵守学校规定的人了。孩子从出生开始,都接受着一样的条件,除了上学,似乎就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待遇了,在这里的学生待遇倒是很公平。  上课时间到了,学生也都到齐了,一个年轻的黑人急冲冲地来到讲台位置。在那里有一个已经开启的全息触控设备,这个黑人是这堂物理课的老师,他是这个学校里的纯种黑人了。  看到这个老师,周斌易却走神了,“这个世界纯种人已经很少了,来自不同大陆的人大家都已经融合在一起了,组成了新的国家,地球联邦国!自从一百年前的大变故开始,一切都改变了,那么自己到底算是哪个人种呢?”  正当周斌易发呆之际,黑人老师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今天我把几个需要大家学习的知识点快快讲一下,当然我会保证让你们都能理解和学会!”黑人老师看到下面的学生只是盯着自己面前屏幕发呆,叹了口气:“哎!算了,也没什么好讲的,理论知识你们恐怕只有少数人能够用到,或许都用不到,今天是我和你们一次见面了,那我们就聊一些轻松的话题吧!”  “老师,我早就等你说这句话了!”班上一个平常比较活跃的男孩立即叫起来。  “好吧,今天就给大家一个宽松的环境,我们聊一聊人生吧!”他从讲台上走下来,然后就那么随意地靠在全息触控设备旁边。    “老师,你是教物理的哎,怎么还对人生感兴趣!”另一名比较活跃的女孩跟着叫喊着,这个班上有不少女孩,但也就只有她如此活跃。  “这位同学你说错了哦,我活了八十多年,在这个讲台上站了六十多年,怎么会没有些感悟呢!”黑人老师微笑着。  “要说人生感悟,我敬佩的就是德育老师了,他的哲学理念太神奇了!”班上一个喜欢哲学的学生也活跃了起来。  “你说的德育老师,他可是因为站在‘叛军’的立场上说了一些话,就被抓走了,现在他还在海里捕鱼吧!”个开口说话的男孩在一旁瘪瘪嘴。  “我认为他没有错,用辩证法来看待问题并没有错啊,我一直都在心里为德育老师打抱不平呢!”喜欢哲学的男孩接着说道。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在为这个问题争吵了,我不想谈论这个问题,你们的德育老师确实很,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憎恨‘叛军’,你们还是不要为此争吵了。”  “老师,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如此辛苦地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喜欢哲学的那个男孩接着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你们的德育老师确实没有说错,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延续人类的文明吧……”黑人老师说到这里,不由扭头看向了窗外,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  周斌易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大家激烈讨论,他心里也一直都在疑问。为什么现如今所有的政派都那么憎恨“叛军”,难道就因为那个人?他当年有很多种选择,为什么偏偏选择了那么做?  这些年周斌易当学生的时候,可没少读各类史书,很多在学习论坛上流传的信息他也读到了不少,对于百年前地球上发生的那起变故,也让周斌易百思不得其解。此时,因为同学们的无意提及,他的思绪又陷入混乱中。不知不觉,这堂课就结束了,周斌易却一直在发呆,要不是艾薇儿提醒他,恐怕他都不知道呢。  课间两人又偷偷地通过手语聊了会晚上的活动安排,之后便迎来了一堂心理教育课,这堂课就没有刚才的物理课轻松了。  因为这是他们次也是一次学习心里教育,课程主要内容就是给他们讲解人格心理学、人本心理学等心理学理论。心理学安排在学生人生的一堂课,自然有它的目的。这个目的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正确认识自己,或许能够给他们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有一些帮助。课堂纪律比起物理课就严肃了很多。  浑浑噩噩中,周斌易坚持上完了两堂课,至此他这一生的学生生涯就这么结束了。下课后周斌易与艾薇儿又悄悄地用手语做了约定,便离开了。  来到教室外面,周斌易习惯性地往北边天空看去。他看到了造成人类艰苦生活的罪魁祸首——“月尘环”。在地球上能够看到这样的一幕,本是一个神奇的事情,但就是因为它,而改变了整个地球!周斌易看着北边的那道“月尘环”,竟然看得怔怔有神。在北部遥远的天边,一道灰黑色的尘土环从地平线地方一直延伸到极远的星空里,看不到边际,如果在星空上看,现在的地球就像土星一样,四周环绕着一个尘土环。  这个尘土环的大小和方位早就被人类测量了出来,它位于地球的赤道面上,不偏不倚。但它在地球上生活的渺小,人类眼里竟然是无穷的大,它隔断了南北半球,就像是天地的尽头被一堵墙堵住了。  也是因为“月尘环”的出现,地球上原本的四季也早已不复存在,存在的只有暖季和寒季。它阻隔了阳光对地球的照射,使得南北半球的气温出现了天壤之别。  每年的3月20日到9月20日之间,是北半球的暖季。南半球的寒季,而9月20日到来年的3月20日,则是北半球的寒季,南半球的暖季。暖季的到来,天地是一片生机,而寒季的到来,天地就是一片死寂。试想,在零下一百多度的极寒之地,生命会是多么的脆弱。在地球上不光是人类,所有的生物经过百年的适应后,都习惯了一年两次,在南北半球之间不停的迁徙和繁衍。  周斌易看着这个“月尘环”不由地想到一百多年前的变故,“叛军”首领在得到高科技文明后,并没有将这个文明传播给整个人类,而是带着他的追随者乘坐航母飞船离开了地球。同时地将月球爆破成了“月尘环”。这些都是在学校里历史课上学到的,不过历史课上就“叛军”为什么要叛离地球的原因却没有做任何解释,而是简单地说他们因图谋不轨而被其他人类驱逐走的。  但其他信息上却说,在这些“叛军”离开地球之前,地球曾经遭受过灭世灾难。大量人类死亡,人类能够存活也是因为他们这些“叛军”的帮助。后来人类战胜的灾难,牵扯到领地归属问题时,“叛军”却不想和他人开战,所以才会选择离开地球。还有人说他们因为人太少不敢和其他人类开战,所以才会逃跑。  但不管怎么说,月球是被他们毁灭的,这个是不争的事实。而关于月亮的传说故事也因此在历史上渐渐被人遗忘了。  周斌易每每看到这个“月尘环”他都会想很久,这个“叛军”离开的时候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这么做真的就如德育老师说的那样,是另有目的。  德育老师曾经在课上无意间说过,他们制造“月尘环”应该是另有目的,或许只是想让我们人类有一些改变。不管这个结果如何,至少现有的宗教确实改变了,尽管还存在,围绕着性善论与性恶论偶尔争执一下,但也都是无神论的!  这句话当初可是对周斌易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为此周斌易不由地发散了思维。难道“叛军”的首领在离开地球之前,他们并不是像历史课上讲的那样,纯粹的毁灭人类,而是想改变人类,让人类能够摒弃争斗?那这么说,这些“叛军”的出发点却又是好的了? 共 1504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羊角疯该去哪里治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项目 微店推广平台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